外媒:特斯拉和宁德时代已达成初步供货协议,或将成为全球供应商

2019年11月11日02:01:14 发表评论

近日, 有外媒报道称,特斯拉宁德时代已达成初步供货协议,向国产特斯拉供货时间不早于2020年。

此协议不具有约束力,最终协议或将于2020年中旬签署。双方还就合作细节和是否扩展到全球供货问题进行探讨。特斯拉中国对出行一客表示,对此并不知情。

出行一客独家获悉,特斯拉让宁德时代测试的电池为方形电池,而非特斯拉一直以来使用的圆柱形电池。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很可能会更改技术路线和底盘设计。

受到上述消息影响,截至今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上涨3.29%,报收75.90元。成立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目前是中国年出货量最多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国内车企一汽、上汽(600104.SH)、吉利(00175.HK)等、国外车企戴姆勒、宝马、大众均是其客户。

在宁德时代成为特斯拉供应商之前,韩国电池生产商LG化学已成为国产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

对于2018年全球销量才25万辆,但在华预计产能是50万辆/年的特斯拉来说,为保证供应链安全,特斯拉必须选择多家电池供应商。

中国大型锂电企业的中层告诉出行一客,整车厂只选择一家电池供应商,会对供应链造成潜在威胁,如出现短缺、提价等问题,整车厂就比较被动。因此选择多家供应商是明智之举。

摆脱松下依赖症

此前,特斯拉对松下的过于依赖,导致特斯拉处处被掣肘。随着特斯拉Model 3的产量增长,松下汽车业务负责人伊藤好生(Yoshio Ito)在全体股东大会上表示,松下供应的电池偶尔会出现短缺现象。

推行强人政治的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必然无法忍受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早在2018年11月,马斯克发推特称,为了及时满足需求,供应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电池将在中国本土生产,供应商很可能来自多家公司,当然松下没有被排除这个名单之外。同时他补充道,“价格至关重要,越低越好。”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位松下内部的知情人士表示,松下CEO津贺一宏(Kazuhiro Tsuga)经常会接到马斯克的电话或者邮件,要求他们降低电池价格。

但这个“无理”要求没有被接受,松下CEO曾强势回应称,马斯克一再提出降价要求,但“有一次我告诉他,我们会考虑把人员和设施全部撤出超级工厂”。不仅如此,松下甚至提出,只要特斯拉稳赚不赔,不排除提高电池售价的可能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矛盾没有缓解,反而在激化,双方几乎是一个月就“怼”一次。

在今年4月,Gigafactory 1电池工厂的扩张计划被松下冻结,他们对于特斯拉上海工厂的投资也中止了。

特斯拉没有示弱。在松下决定暂停几笔相关投入之后,马斯克就在推特上指责松下每年24Gwh的产能远低于35Gwh的承诺,如此缓慢的生产节奏成为了特斯拉产能提升的阻碍, “所以特斯拉别无选择,只能寻找更多的电池供应商。”

而津贺一宏在5月回应称,松下在提高效率方面的自由度并不高,因为该工厂是由特斯拉管理和运营。

6月的特斯拉2019股东大会,电池供应是绕不开的话题,特斯拉表示,电池产能被提升很高的量级,公司需要在电池产能上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扩张。

强龙VS地头蛇

为此,选择多点供应商是特斯拉势在必行之事。同时,从发展来看,特斯拉要想扩张在华市场那就要降低车价。而降价的前提就是选择本土供应商降低成本。马斯克在今年1月9日也表示,特斯拉下一步将根据中国市场需求将产品本土化。

据出行一客了解,多家本土电池供应商都曾与特斯拉接洽,其中宁德时代成立了特斯拉项目组,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开始了特斯拉电池测试。此项目为宁德时代内部最高机密项目。

以生产方形电池出名的宁德时代能成为特斯拉供应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位接近宁德时代的人士告诉出行一客,宁德时代在各个产品上都有布局和研发实力,特斯拉所需要的任何电池都能生产。

同时,有了戴姆勒、大众、宝马等国际大车企加持的宁德时代,在技术实力上也与国外领先的电池企业平起平坐。

龙头地位加技术实力,使得宁德时代或能顺利地拿下特斯拉订单。但是,宁德时代掌门人曾毓群也是一位不喜欢被人牵着走的强人。

曾毓群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工作时,其办公室挂着“赌性坚强”四个字。创办宁德时代之后,曾毓群将“赌性坚强”四字变成了“赌性更坚强”。骨子里的强势延续到了企业经营中。

例如国内车企想要先拿到货,要么和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要么提高预付款比例。曾毓群领导的宁德时代一改供应商地位处于弱势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