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CEO戴雷:特斯拉很强,但主要对手是ABB

2019年11月11日02:01:28 发表评论

近日,拜腾首款量产车型M-Byte已经发布,拜腾CEO戴雷在介绍媒体采访时表示,特斯拉很强,但主要对手是ABB。

根据此前的说法,要在3年之后实现盈亏平衡,也就意味着在2022年,拜腾要达到年销量10万台。“目前我们工厂的产能是每年15万辆,我们有信心达到年销量10万台,甚至更多。”戴雷说。

参考目前国内新势力造车的销量情况,蔚来汽车1-10月累计交付14867辆,小鹏汽车1-9月累计12829辆,而威马汽车1-9月累计为12656辆。这三家第一梯队的新势力车企,对于完成年销量10万辆,近乎不可能。

拜腾此时“顶风作案”,立下10万辆军令状,显然有些操之过急。不过对于戴雷来说,拜腾的市场不仅仅在于国内市场,还有北美、欧洲甚至还包括中东地区。

在明年量产交付到中国消费者手中之后,按照计划,2020年开始接受欧洲和北美地区的预定,2021年正式进军欧美市场。

“目前拜腾在欧洲14个国家的零售合作方案已经定下来了。”戴雷说,这些海外市场对拜腾非常期待。

9月26日,拜腾还与其C轮投资方之一——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该战略合作涉及了销售、生产、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

当时据路透社报道称,这家韩国零部件制造商将在其从通用汽车收购的一家工厂中为拜腾代工生产纯电动M-Byte,规模为5万辆/年。

海外市场固然是好,全球化也会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但是对于一家刚成立不久的新兴车企来说,短期之内能活下去似乎才最重要。

最根本的就是融资问题,按照戴雷的说法,和一汽的关系,让拜腾在研发和制造方面节省了不不少成本。融资方面除了公开信息展示的约13亿美元的总金额之外,其他的像政府的支持以及贷款等,实际资金的支持比这个数字会更高一些。

另外就是对于成本的控制,这关于一家企业的生存。在戴雷看来,拜腾的成本控制主要从两方面入手。一是人员成本,目前拜腾一共约有1600名员工,在收入提升之前,拜腾也不会扩张团队;二是单车的成本,一辆车必须要有毛利,这也是从交付到实现盈亏平衡的保障。

不过按照明年6月份交付的计划,就意味着拜腾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去兑现年销10万辆的承诺,这款被寄予厚望的M-Byte能完成任务吗?

特斯拉值得敬佩,但真正的对手是ABB

事实上,原计划今年年底开始交付,现在被推迟到了明年6月份,M-Byte已经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打磨。

从摩尔定律来看,这延迟交付的一段时间,完全可以把之前新造车势力的走过的坑给添补上。这也成了戴雷眼里的好事,“速度很重要,但是比速度更重要的,是产品品质。”

现场展示的M-Byte实车,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块取代传统汽车仪表盘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围绕这块大屏,拜腾设计了多种人车交互方式。“我认为这要比特斯拉的科技感更强。”戴雷说。

用户可以通过驾驶员触控屏和副驾触控屏操控共享全面屏,也可通过语音控制、隔空手势、人脸识别和实体按键与车辆互动。比如可以通过触控屏一键调整空调风速和温度,或选择氛围灯颜色,也可以通过简单的手势选择歌曲、调整音量等。

拜腾M-Byte车身尺寸为4875/1970/1665mm,轴距达到2950mm。车顶隐形天线支持5G升级,提供最大可能的带宽,拜腾M-Byte还支持OTA远程升级,可以让车辆保持随时在线、常用常新,避免迭代升级时出现“趴窝”的情况。

来到车内,通过拜腾M-Byte的人脸识别系统,可以自动登录用户专属的“BYTON ID”。从极简式设计到全景天窗,官方称之为“有温度的科技”。在戴雷看来,这是拜腾相较于特斯拉的出彩之处,拜腾M-Byte能够让坐在后排的乘客更舒适。

戴雷表示,拜腾M-Byte提供NEDC最大550公里的续航,动力方面采用三合一高效直流永磁电机,百公里加速仅为5.5秒(四驱版),新车还将提供后驱版本

在产品方面,拜腾M-Byte确有竞争力,不过到了明年M-Byte开始交付时,当时的市场环境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先不说国内其他新势力已经投放更加成熟的电动汽车,单是国产特斯拉就已经对国内新能源市场形成猛烈冲击,新兴品牌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戴雷看来,特斯拉固然有令人敬佩的地方,但是拜腾真正的对手并不是特斯拉,而是ABB。

从销售模式来看,特斯拉的零售模式对于一家初创企业并不符合实际情况,戴雷表示,自己做零售,成本一定会把自己压死。因为资金有限,一定要把有限的资金专注到差异化的地方。

在戴雷看来,拜腾的销售模式有别于特斯拉,要完成大规模的网点覆盖,这在销售模式方面就得借助传统合作伙伴,共同打造销售网络。

拜腾是定位于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致力于达到德系豪华品牌水准。据透露,拜腾M-Byte的起售价将超过三十万元,这也意味着要和高端汽车品牌争夺市场。在国内豪华车市场ABB的市场份额占据60%以上。“这是我们主要考虑的”戴雷对猎云网说。

戴雷表示,一定要把标杆定的足够高,对于新兴车企来说没有第二次机会。只有让消费者满意,才能取得长远的成功。

自建工厂投产,死磕到底

和蔚来、小鹏等选择前期代工的模式不同,在一汽的支持下,拜腾选择了更为可控也更为重资产的自建工厂模式,早在2017年9月就进行了奠基仪式。虽然生产建成比原计划延迟了一段时间,但在首台工装件下线后,拜腾工厂也完成了对外开放。

拜腾制造基地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集整车生产和研发测试于一身,建有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池五大工艺车间以及中国研发中心。戴雷说,这是一座符合工业4.0标准的高端智能工厂。

其中冲压车间采用5序伺服压机,拥有全球汽车生产领域最快的冲压生产线之一,速度比传统压机快30%;焊装车间自动化率达99%,配备335台KUKA机器人;涂装车间中,国内首次采用横置烘房技术、环保型薄膜前处理技术,不仅提升漆面质感还能为车身提供10年以上的防腐效果。

五大工艺车间采用生产管理信息(MES)系统进行精益化管理,确保一车一单可追溯,及时跟踪产品质量问题,在电池车间,拜腾会对电池进行100%下线检测,通过耐压绝缘检测、充放电试验等多项高标准检测内容。

在研发中心建有热力学环境风洞、24通道、整车及零部件NVH、整车环境、可靠性、淋雨及零部件等先进的传统研发试验室,以及整车电磁兼容、三电系统、自动驾驶和车联网等专注于智能电动汽车核心技术的试验室。

通常情况下,在首款试制车完成后,到量产交付会有几个月的测试时间。猎云网参观工厂发现,目前拜腾工厂各生产车间都还处在调试阶段,也能看到相关人员正对拜腾M-Byte进行各项性能测试,到明年6月份的计划交付还有充足的时间。

不过对于新兴车企来说,即便是完成交付只是万里长征的开始。无论是安全事件,还是持续亏损、召回,从已经完成交付的新兴车企来看,问题依然不断。

如何完成投产,以及在投产之后达到盈亏平衡,是保证一家企业能否活下的关键。目前仅仅完成PP样车下线的拜腾汽车,只是完成了活下去的第一步。

而且在完成投产的期间,拜腾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对于一汽方面表示拜腾未按时支付资金,导致造车资质受阻的问题,戴雷表示,“对于资质问题大家不用担心,拜腾已有明确时间表,一定会在投产前解决,付款时间我们也在沟通。”

接下来对于拜腾来说,在完成量产交付冲刺的同时,如何解决资金问题或许是当下的重中之重,这对于愈发严峻的融资环境来说并非易事。“拜腾一定会死磕到底的。”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