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力”回归,星战衍生宇宙才能觉醒

2019年12月4日18:15:06 发表评论

  从卢卡斯影业到迪士尼,回顾影视系列作品,看新剧《曼达洛人》如何扩展外延文化
  “原力”回归,星战衍生宇宙才能觉醒

  《星球大战》是乔治·卢卡斯创作的经典科幻系列电影,如今版权则由迪士尼拥有。迄今有10部星战真人电影面世(正传、前传、外传),12月20日,第11部星战电影、“后传三部曲”的结局篇《星球大战9:天行者崛起》将上映,而最近首部《星球大战》电视剧也在更新。庞大的宇宙观可以从“原力”开始回忆。

  星战核心就是“原力”

  原力乃星战原创的概念,维系着宇宙万物,有点类似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原力强大或者原力“敏感”的人,可以运用原力,掌握类似“魔法”或“超能力”,例如高速反应、感知敌人、御空控物乃至预测未来。对于如何使用原力,大概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类人认为原力乃万物主宰,顺应原力才能领悟宇宙真谛。他们追随“原力的光明面”,以平和、安静、恪守的心态寻求与原力融为一体。这类人的代表组建了绝地武士团。一类人认为原力只是一种工具,控制原力、让其为己所用,才能成为宇宙的强者。他们主张以愤怒、渴望、嫉妒、恐惧等情绪为催化,从“原力的黑暗面”中摄取更强大的能量。这类人的代表自称西斯尊主。两类人的观点碰撞和实际对抗,构成星战电影的主线。

  正传三部曲中,一个偏远星球的农场小子卢克·天行者拥有强大的原力潜力。他参与到义军起义,对抗由西斯师徒达斯·西迪厄斯和达斯·维达统治的银河帝国。卢克最终发现,维达就是自己父亲。卢克以亲情感化维达改邪归正,双方联手击杀了西迪厄斯。维达在战斗中丧生,卢克则通过这场考验,成为新一代绝地大师。

  前传三部曲的故事发生在正传时代的二三十年前,追溯了维达如何堕入原力的黑暗面。当时帝国仍未成立,银河系各个星球以加盟方式组建共和国,绝地武士团则充当共和国的保卫者。年轻的安纳金·天行者潜力强大,但是性情过于冒进,绝地大师对其颇有微词。阴谋统治银河的西迪厄斯却以共和国参议员帕尔帕廷的表面身份和安纳金交好,诱使他加重对绝地武士团的不信任。随着安纳金预感妻子将死于分娩,西迪厄斯找到突破口,利用安纳金对失去妻子的恐惧成功将其诱惑到黑暗面。安纳金背叛了绝地、背叛了共和国,成为达斯·维达。

  后传三部曲的故事发生在正传时代的三十多年后,对立的武装派系从帝国与义军,变成第一军团与抵抗组织。第一军团的军事力量领导人凯洛·伦,本身是昔日义军英雄之子,以及卢克的外甥兼弟子。然而伦迷恋外公维达的故事,逐渐堕入黑暗面,遂成第一军团爪牙。而生于荒芜星球的孤儿蕾伊因为种种际遇加入抵抗组织,她在卢克指导下原力修为突飞猛进,准备与伦决战。

  不同组织、人物相继登台,但在星战富有浪漫主义的“英雄史观”下,银河格局始终由运用原力的高手来谱写。

  衍生宇宙开枝散叶

  除了电影之外,星战故事的载体还包括动画、小说、漫画、游戏等。在迪士尼收购星战版权之前,不同的星战文艺作品组成了一部纵横数万年的银河历史。非电影作品的故事被称为“衍生宇宙”,相关事件大多数被视为星战“正史”的一部分。其中多种经典作品继续秉承电影的精神,以围绕原力而展开的争斗为主线。其中漫画《绝地黎明》介绍了绝地组织的起源;游戏《旧共和国武士》里的玩家可以按自己选择成为绝地大师或西斯尊主;小说《索龙三部曲》和《新绝地武士团》系列则表现了绝地在失去与原力联系、或者在对手免疫原力攻击的情况下,如何对抗邪恶。

  迪士尼收购星战版权后,为了方便推出新电影,将绝大部分衍生作品的故事作废,重新策划新的正史。后传和外传电影就在这一背景下推出。新电影依然很“原力”,例如后传单是电影标题就全部包含与原力密切相关的术语——《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中的“原力”、《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中的“绝地”、《天行者崛起》中的“天行者”。

  外传电影也有原力元素。第一部外传电影《侠盗一号》中,两名华人演员姜文和甄子丹,饰演原力敏感者组织“慧尔守卫”成员。片中还有维达施展多种光剑和原力技能大杀四方的经典场面。第二部外传电影《游侠索罗》中,反派组织“血红黎明”的真正领袖是昔日西斯尊主达斯·摩尔。

  然而外传电影的主线不再围绕原力展开。两部电影的核心正反派都不是原力使用者,剧情则主要是填充主线电影的留白部分,例如《侠盗一号》主要讲述义军如何成功盗取帝国超级武器“死星”的蓝图,《游侠索罗》则介绍了几位正传英雄如何结识,以及汉如何获得传奇飞船“千年隼”。由于故事跟原力几乎毫无关系,《游侠索罗》甚至成为首部没有响起《原力主题曲》的星战电影。

  其他星战影视作品的创作方向也有调整。动画《克隆人战争》在2008年推出,当时星战版权仍在卢卡斯,作品中也一如既往包括了大量绝地对战西斯的场面。2014年首播的《义军崛起》则是迪士尼执掌星战后的首部动画,尽管主角团队依然有原力使用者,但结局的高潮决战不再以原力光明与黑暗的较量为主,而是义军小分队与帝国军事家索龙元帅的大军对垒。到2018年的新动画《抵抗组织》,原力元素被减少到最低程度,主要角色都不是原力使用者。角色们的冒险也基本跟原力对抗无关。

  电视剧刻画了非原力使用者

  原力是星战的根基,也是当初星战引人入胜的一大要素。因此无论从故事创作抑或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星战主线电影肯定会继续把浓重笔墨落在不同原力观的碰撞当中。

  然而星战世界异彩纷呈,除了原力还有很多引人入胜的内容。上至席卷整个银河的大型战争和政治角力,中至局部地区的军事冲突,下至黑帮争抢地盘和底层小人物的冒险……无论从哪个侧面都能挖掘出新的精彩故事。

  在“卢卡斯时代”,星战故事的主线并不单单由电影串起,衍生宇宙作品扩充了星战故事的格局。而在“迪士尼时代”的星战故事中,衍生宇宙完全为电影服务,很少有机会独立描述新的星战历史大事件。这使得新衍生宇宙的创作侧重点在于挖掘电影以外的细节,包括刻画各种特色鲜明的非原力使用者角色。

  首部星战真人电视剧《曼达洛人》的头号主角也是非原力使用者。其首次星战电影登场发生在1980年的《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中。电影里有一名叫波巴·费特的曼达洛人赏金猎人,他以凶狠寡言的形象及造型拉风的盔甲令影迷眼前一亮。

  不过无论是正传还是前传电影,都没有很深入地刻画曼达洛人的种族特色。旧衍生宇宙比较完整地对其文化进行了设定,可惜大部分设定已经作废。迪士尼时代,动画《义军崛起》率先介绍了全新曼达洛人故事,而剧集则相信是重新刻画曼达洛人种族的重要作品。

  《曼达洛人》 又萌又狠的“星战系”转折点

  在目前已播放的剧集中,可以了解到曼达洛人在星战新正史中的现状。它的故事线设置在《星球大战4:新希望》的9年后,当时帝国已被推翻、新共和国成立,银河政治格局大变。曼达洛人在一个不明确的时间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被帝国屠杀。幸存者隐居起来,积蓄力量寻求新的崛起。只有主角从事赏金猎人行当,为组织秘密筹措资金。

  原力很可能也是《曼达洛人》不可或缺的元素,第二主角——一个与昔日绝地大师尤达同一种族的婴儿是一名原力敏感者。帝国希望得到这名婴儿,发出赏金招募。主角找到了婴儿,但最后却拒绝让其落入帝国之手,与婴儿踏上了流浪旅途。婴儿作为一系列事件的引子,他的身份在下一阶段大概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不过《曼达洛人》目前主要凭借大量的枪战和肉搏动作戏吸引观众眼球。观众也更期待剧集逐渐回顾更多的曼达洛人历史。

  有不少星战迷认为,相比旧衍生宇宙的纵横捭阖,新衍生宇宙的格局偏小,缺乏激动人心的大事件。譬如影视剧方面,《义军崛起》中义军与帝国的对抗大部分发生在一个星球上。而且作品中缺少大规模战役,大部分内容只是主角六人组搞一些突袭、偷窃的小活动。而《抵抗组织》虽号称讲述抵抗组织起源,但单元剧的模式及低幼市场导向也令成熟的星战影迷感觉该作缺乏经典史诗感。

  《曼达洛人》则有可能成为星战在小荧屏上的真正大作。已播剧集每一集都有一场高潮战,迅速为本作积累起良好口碑。未来会如何与主线电影剧情发生交集,暂时仍是未知数,但目前已经勾勒出一条曼达洛人卧薪尝胆、十年生聚的暗线。只要保持精良水准,这部剧都有潜力成为现象级的星战剧集。

  因此,《曼达洛人》可能将凭借两个特点成为星战新衍生宇宙创作的转折点。第一,它有机会成为首部以非原力使用者角色为主的高口碑星战影视作品;第二,它有机会明显外拓衍生宇宙故事的格局,至少描述出一个星战重要种族的传奇史诗。

  尤达宝宝

  首集出现的新角色——一名50岁绿皮小婴儿,闭眼发动“原力”的神态像极了尤达大师。导演戴夫·菲洛尼和乔恩·费儒都对“尤达宝宝”的身份守口如瓶,仅仅表示“这是个需要保留的重大秘密”,看来这位小绿皮很有可能是本剧最大的谜题。当一位冷酷的孤胆英雄带上一只软萌宝宝,上演亲子户外真人秀时,其中的萌点与笑点切实取悦到了镜头外的众多观众。

  幕后

  阵容:本剧汇集了戴夫·菲洛尼(动画《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系列的主创),乔恩·费儒(漫威电影宇宙的奠基导演,《曼达洛人》第一季中有6集是其主笔),塔伊加·维迪提(《雷神3》的导演),还得到了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的首肯。

  木偶制作:“小绿皮宝宝”的角色制作也带给观众不少惊喜。在星战系列最初的几部电影里,尤达大师被设计成一个实体木偶,由专人配音和操纵。到《星球大战2:克隆人的进攻》这部电影,卢卡斯改为以电脑建模的方式进行演绎。但《曼达洛人》中的“小绿皮”却回归为由两位木偶师进行远程操控的实体木偶,粉丝感动的同时,观感上也更加贴近真实性。

  头盔

  在第一集中,米思罗尔人就向主角问出了诸多观众的心声:“……真的不摘掉头盔吗?”即使剧情已经步入正轨,可依旧是无名氏&无面人的主角扮演者是《权力的游戏》中高人气角色“红毒蛇”佩德罗·帕斯卡。隐藏在T字形护目头盔下的那张脸何时出现,成为粉丝的关注焦点。与此同时,不少人认为揭开真面目反而破坏神秘感。例如,当年《绝地归来》中黑武士摘掉面具露出毁容后的面孔时,虽然满足了不少人的好奇心,可更多地引发了星迷们的反感,认为黑武士的神秘与完美就此被破坏了。

  断肢情结

  在情怀上,本剧顾及了星战电影的“断肢情结”。由于创造者卢卡斯深受黑泽明电影的影响,影片中屡屡出现相互“砍手剁人”的镜头,有热衷此话题的粉丝专门建立网站罗列槽点。而在《曼》寥寥几分钟的酒吧场景里,此梗也迅速出现——在主角与一名夸润人(Quarren)的战斗中,夸润人被拦腰斩断。也正是这组镜头,令主人公人狠话不多的酷汉形象呼之欲出。

  撰文/freelee(星球大战中文网副站长)、思齐

【编辑:叶攀】